新闻详情

1.迈克·布隆伯格的总统竞选团队,雇佣了数千人在他们个人的社交媒体账户上表达对布隆伯格的支持,其中逾500名组织者每月可以获得2500美元报酬。而这些政治活动内容,无需遵守公司与政治类广告有关的规章制度。

2.2019年10月30日,Twitter宣布全面禁止政治类广告,并从11月22日起付诸实施。2018年4月,脸书对政治类广告发布者身份进行严格审核,并明确标识政治类广告。

3.奥巴马是真正利用社交媒体助选的第一位美国总统。他先后在脸书、Twitter和Reddit等平台上注册账户,宣传自己。

 

 

《华尔街日报》星期三刊文称,迈克·布隆伯格(Mike Bloomberg)的总统竞选团队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雇佣了数千人,在他们个人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帖,表达对布隆伯格的支持,其中逾500名组织者每月可以获得2500美元报酬。

布隆伯格竞选团队称,组织者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是他们自己的内容,而非广告,而且对他们在社交网站账户上发帖的频率没有规定。

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萨布丽娜·辛哈(Sabrina Singh)说,“我们会在选民使用的任何平台上与他们沟通。与选民沟通的最有效方式之一,是让他们的好友和社交网络活跃起来,鼓励他们支持布隆伯格当选总统。”

本月早些时候,布隆伯格向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上的支付费用,向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介绍竞选理念。

脸书表示,向网红付费发布政治活动内容,无需遵守公司与政治类广告有关的规章制度,这引发了担忧:政界人士可以利用这一漏洞逃避责任。

Instagram网红账户称,他们因发布这些政治类内容从布隆伯格竞选团队获得了报酬,但它们没有出现在Facebook的广告库中。

目前,尚不明确的是,根据Facebook的规章制度,数字化的政治类内容是否需要标识为广告或付费内容。

 


Twitter对政治类广告说不

对于政治类广告,Twitter、脸书态度大不同

对于政治类广告,美国另一家社交媒体巨头Twitter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态度。2019年10月30日,Twitter宣布全面禁止政治类广告,并从11月22日起付诸实施。

Twitter CEO杰克·多尔西(Jack Dorsey)30日当天接连发布数条推文,解释了这一政策,“一条政治类消息是否应被转发,一个政治类账号是否应当被关注,应由用户来自主决定。如果有人花钱将这类消息强行推送给受众,就是在干扰用户的自主决策过程、破坏其决策权。”

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(CNBC)报道,就在同一天,脸书CEO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重申自己的立场,强调私营公司没有义务审查政界人士的言论、或核实平台消息的真实性。他表示,允许平台刊载政治类广告是“更好的选择”。

扎克伯格的这一态度被指“眼里只有钱”,他对此辩解称,政治类广告在公司业务中的占比极低,约为0.5%。他还说,谷歌、Youtube以及不少电视台也都奉行这样的策略。

在规范政治类广告方面,脸书并非无所作为。2018年4月,脸书对政治类广告发布者身份进行严格审核,并明确标识政治类广告。

谷歌则要求政治类广告客户提供美国公民身份信息、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颁发的认证信息、雇主身份信息等资料。谷歌还开放了政治类广告库,任何人或机构都可以查阅政治类广告的关键字和费用。

《南方都市报》近日刊文称,逾40名抗议者聚焦在扎克伯格位于旧金山的住宅外,要求脸书强化对误导性的政治类广告的监管。

 

 

特朗普自称社交媒体帮助他当上美国总统

政治类广告极具美国特色,是政界人士吸引选票的一种必要手段。

当政治类广告仅仅存在于电视、纸媒、电台等传统媒体上时,它和媒体的关系还算是融洽的。但在社交媒体时代,两者关系出现了裂缝。脸书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被指责泄露用户个人信息、干扰选举,很大一部分原因都与政治类广告有关。

政治类广告入驻网络媒体,是从2000年美国大选开始的,不过当时的广告形势还比较原始:广告邮件、网站广告等。当时有研究机构称,网络媒体影响力有限,对选举结果影响不大。

奥巴马是真正利用社交媒体助选的第一位美国总统。他先后在脸书、Twitter和Reddit等平台上注册账户,宣传自己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美国大选中,但社交媒体却在2016年大选中首次对选举结果产生了深刻影响。特朗普在胜选后接受采访时表示,是脸书、Twitter等社交媒体帮助他当上了美国总统。

Borrell&Associates的报告显示,特朗普比2012年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竞选的广告投入减少34%。

由于其竞选团队擅长通过社交媒体、数字媒体传播竞选广告,宣传竞选活动,精准投放广告,在广告费用更低的同时,获得了更好的效果。

更重要的一点是,特朗普堪称美国政坛的最大网红。他不仅拥有大量的社交媒体粉丝,而且深谙社交媒体的传播套路。

他早在2009年3月就开始玩Twitter,目前Twitter粉丝高达7271万,Facebook粉丝高达2758万,特朗普每条Twitter和Facebook的内容转发量在2万到20万不等,曝光量相当于至少几千万。

2017年1月,广告研究公司Borrell&Associates发布报告称,2016年政治竞选类广告的整体支出有所增长,较2012年的94亿美元增长了4.6%,达到创记录的98亿美元。

然而,传统广播电视平台在这一领域的市场份额却有所下降,从2012年的57.9%下降到44.7%。与此同时,政治类广告在数字媒体平台的支出迅速增长,占比从2012年的1.7%左右到2016年的14.4%,增长了7倍多。